苏杰浩:不存在的中国

text.言由(“假杂志”创始人) photo.苏杰浩


苏杰浩,1988年出生于广东潮州, 现为自由摄影师生活在北京。

相机就像一个善意的智者,它的出现鼓励着一代又一代热血青年,踏上荒凉的路途,去寻找心中的理想。从奥古斯特·桑德(August Sander)全景式的记录下德国面孔,再到罗伯特·弗兰克(Robert Frank)将美国六十年代的风情装入相册,再近一些,便是阿莱克·索思(Alec Soth)从密西西比北边走到南端,用大画幅相机记录当地人们的真实生活。这种似乎带有些许神意的行为,能够代代相传,最核心的价值便是人们对未知的渴求。苏杰浩,这位来自潮州的年轻摄影师,他秉承的是前辈们相同的意志,却用自己的眼光去发现未知的中国。只不过,他的影像,不再一味的尝试去纪实或呈现中国符号,也不去承担某种历史使命,更多的是从他的内心出发,去构建一个他心目中私人的乌有之乡。于是,在这样的前提下,对于观者而言,所谓的影像风格,甚至时间、地点,都变得次要。


 

homeland家园×苏杰浩

H:这几年拍摄下来对相机这个媒介有何感想?
起初是朋友送了我一台海鸥相机,2008年春节前夕,我尝试着拿它拍各种东西,那时用的是彩色反转片,冲出来颜色栩栩如生,令人着迷。回想起来这应该是摄影最初对我的诱惑吧,一种对现实世界的再现。那两年我常坐火车出门旅行,那种漫无目的的四处游历,在外面待几个星期或者更长时间,直到把路费花光了再回去。当时旅行对我来说更多是逃避现实的出口,像许多人一样,途中我也拍照留影,而拍照的确是满足占有欲的良好方式。后来慢慢的我厌倦了这种浮光掠影,开始以系列方式创作,试图借由整体作品来表达想法,摄影是我探求世界和自我的渠道,目前为止我十分依赖它。

H:很多摄影师都会拍家乡,你好像没有,为什么?
可能是上学离家到现在已经好些年了,加上长久以来的漫游癖,家或者家乡的概念已经变得模糊。我的家乡,如同中国其他许多的二三线城市一样,在城市化进程中经历剧变,大都失掉了它们本来的面目。对于这样的变化我没有太大兴趣,也不愿单纯地缅怀过去,悼念失落的东西,感伤也无力,逃避也不再是办法,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问题,我们总得为自己找一个出口,去直面当下或者超越当下。关于家,我听说,一个人如果走得足够远,他就能踏上回家的路。

H:我听你讲的拍摄计划,感觉是要拍一个“中国人”系列,这会是个很漫长的过程,你已经想好得失了吗?
坦白讲,想过,不过也不太在乎。对我来说摄影总是和生活、旅行融合在一起,借由它来探索外界与内心,像呼吸一样自然或者必须。觉得在这个年纪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并且有可能把它做好,同时享受它,过程本身已经令我足够感激了。相比起家乡,我似乎对整个中国的土地更怀有爱意,对陌生人的生活和命运更有好奇心,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家乡,我们生活的土地。正是这样的一股热情和渴望驱策我去行走和拍照。既然做这件事情是出于自己的本意和初衷,对于得失就没什么好说了。

www.jiehaosu.com

更多内容请参阅本期杂志